第一个受害者的故事:爱是砒霜 |《费可的晚宴》03

时间:2019-10-13 08:00:01 来源:华夏企业讯 当前位置:永鑫说网络 > 财经 > 手机阅读


欢迎来到悬疑故事小酒馆。

随着何姗说出「费可」的名号,在场客人原本互相攀谈的雅兴一下子就全没了。这其中当数从事煤矿行业的陈树发反应最为激烈。诸君一定会好奇陈老板和费可之间,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。这一切的故事,还要从陈树发的女儿开始说起......

错过了往期连载的诸君,可点击下方链接直达:

01? |? 02


03


费可的名字,像倾头浇下的一盆冷水,浇灭了这个屋里刚刚还热火朝天的寒暄热情。?

程昊站起身来,走到餐桌旁。他掏出了烟,点烟的时候,手却不停的抖着。?

他哆嗦的吐出了一口烟气,又像是长叹了一口气。那烟气也是不连贯吐出,形成了一小团形状诡异的白雾,漂浮在他眼前。?

“操儿八蛋的!”陈树发指着程昊骂道,“你非要在这里抽烟吗?!熏死老子了!”?

“你他妈是不是个男人啊?怎么像个娘……”程昊刚要反驳,却见另外三位女士也在看着,他意识到不妥,改口道,“这点烟,连蚂蚁都熏不死,更何况你这猪一样的块头!”?

“我日你个先人!”陈树发挥着拳头就要扑过去揍程昊,却被张萱儿和何姗死死的拽住了。?

“哎呀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?”张萱儿赶紧一手抚上了陈树发的胸口,摩挲着道,“陈老板,你消消气,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哦。”?

何姗在一旁看着张萱儿发嗲的样子,皱了皱眉头。在她的印象中,大学时期的张萱儿可不是这样的。?

不过别说,这法子挺管用。张萱儿愣是把陈树发按回到了沙发上。?

张萱儿又冲着程昊嗲嗲的说道:“你去阳台上抽嘛!人家也不喜欢烟味呢。”?

苏茜站起身,走到了落地窗边。她拉下了窗帘的拉绳,层层叠叠的窗帘如幕布一样缓缓拉开了。屋里一下亮堂了不少,清新的空气也涌了进来。?

程昊黑着脸看了陈树发一眼,就走到了落地窗边,对着屋外吐起了烟圈。?

“下雨了。”苏茜站在他身边,望向外面,喃喃的说道。?

何姗也走了过来。?

天色和方才没什么差别,依旧灰沉。只是,伴随着微风扑面而来的,是细不可见的雨丝。?

雨水,如成千上万的绒毛,钻到了人们的耳鼻里、发丝里和心里。像成千上万根银针,扎在了他们的心上。?

清冽的空气让屋里的人都清醒了过来。就像从一场冬眠中苏醒,与此一道苏醒的,还有他们的记忆。?

“所以,你们也都认识费可,是吗?”何姗犹豫的又问了一句。?

程昊依然面对着阳台外抽着烟,那机械的抽烟动作给了他一个不用回答何姗的理由。?

何姗看向苏茜。苏茜欲言又止,将头偏向了沙发那边。?

张萱儿倒是闻言抬起了头,只是眼神黯淡了下来。?

而陈树发却用双手蒙住了脸,身子一抖一抖的,呜咽的怪声从他的指缝中冒了出来。?

程昊猛吸了一口烟,就走到阳台上,把烟头扔出了阳台。?

当他走回屋里时,脸色比刚才好了一点。?

程昊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邀请函,摆在了何姗面前。邀请函上,只是短短两三句话而已,比给何姗的要简洁很多,也公事公办了很多。?

苏茜、陈树发和张萱儿也掏出了各自的邀请函。大家一看,他们四人的内容都大同小异,只有给何姗的那封上,语气要亲昵一些,而且落款有费可的名字,其余人的落款都是“费云峰”。?

程昊对何姗说:“看来他跟你更熟一点啊。你刚才说,你在大学时就认识费可了?那是哪一年的事?”?

何姗想了一下:“那是在我大一的时候,差不多是十三年前的事了。”?

“我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认识他的,或者晚一点,我不记得了。”张萱儿端着两个盛着矿泉水的水晶杯走了过来,递给了何姗。?

“我是八年前认识他的。” 程昊说。?

三人一齐看向了苏茜,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。?

苏茜偏过头去,不自觉的一手摸上了胸口的那枚月亮胸针,摩挲了起来。当她再转过脸来时,轻声说:“我和程先生一样,差不多也是在七八年前认识他的。”?

“我不知道我女儿是哪一年认识他的。但我知道,这个该遭千刀万剐的骗子,是六年前消失的!”?

一个狠厉又嘶哑的声音从沙发那传来。其余四人都惊讶的看着陈树发嚯的站起身,突然发了疯,抬起脚就踹向了茶几。?

瓶子杯子打翻了一地。红酒酸涩的酒精味道,混杂着果汁的甜腻气味,在空气中弥散开来。?

辛涩的刺鼻,黏黏的腻,虚幻的香甜……周身的环境变成了校园里的林荫道,变成了抚摸过胴体的手指,变成了月光下的湖畔,变成了婚礼上的觥筹交错,变成了喉管上的一阵耸动……?

人们也许会刻意忘却很多事情。但对气味的记忆,却是大脑中最忠诚的一部分。?

陈树发跌跌撞撞的走到餐厅门口,拉开门喊道:“费可!你个千刀杀的混蛋!我日你娘的!你给老子滚出来!快给老子滚出来!”?

其余几人对视了一眼,都匆匆走到了陈树发身后。?

“陈老板,你冷静一点。”何姗伸手拉住了陈树发的胳膊。?

陈树发一下甩开了她的手,暴躁的喊道:“我他娘的怎么冷静的了?!换做是你女儿死了,你冷静的了吗?!”?

何姗的手呆呆的在空中悬停了一会,被程昊给慢慢的按了下去。自然而然的,程昊攥住了何姗的手。?

可何姗却抽出了自己的手,端着手肘,放在了自己胸前,没再看程昊。?

“嘭”的一声,走廊右边传来了关门的声音,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而来的脚步声。管家来了。?

“怎么了?陈老板,出什么事了吗?”?

“费可在哪?我要见他!现在!马上!他在哪?!”陈树发一把揪住了管家的衣领,气急败坏的问。?

“我,我不知道啊。他还没回来。”管家瘦弱的身躯一下就被陈树发提溜了起来,“您先放开我,有话……有话好好说。”?

“说!装神弄鬼的,他叫我来究竟想搞什么名堂?!”?

“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啊!我就是打工的,而且明天我就要辞职不干了。我只想今晚平平安安的当完班就好了……”?

“得了,得了,陈老板,您为难他也没用。”张萱儿拍了拍他的后背。?

“是啊,陈老板,不是说他一会就该回来了吗?我们再等等吧。”连苏茜都开口劝了。?

陈树发松开了手,恶狠狠的说:“他回来后,让他马上来见我!要不然,我就一把火烧了这儿!”?

何姗冷冷的看着管家诺诺的应允着。他说去打个电话再催催他老板,就又消失在了走廊右侧。?

“陈老板,咱们先回屋吧。您先歇一会。”苏茜在一旁冷静劝道,又给张萱儿递了一个眼色。?

“哎呀,是呀,咱们回去坐一会吧。我站的都有些累了。陈老板,咱们有话慢慢说。”张萱儿白藕一样的胳膊挎了过来,架着陈树发,连哄带劝的把他带回到了餐桌前坐下。?

程昊看了眼茶几那里,红酒是没法喝了。他走到五斗橱前,从一排酒瓶中挑了一瓶,倒了一点不知是什么名堂的酒出来,给了陈树发。?

陈树发一口喝光,茫然的看着阳台外,眼中一片空无。?

“看来,我们五个人的确都认识费可。”程昊也下了定论。?

不管愿不愿意接受,这都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了。?

苏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而张萱儿则有些狐疑的看着何姗。?

何姗正在手提包里翻着什么东西,似乎感觉到有人盯着她看,便抬起了头。看到是张萱儿正注视着自己,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下,就把拉链都没拉上的手提包放在了一边。?

“陈老板,” 程昊和其他人一样,改口叫道,虽然他还是很讨厌陈树发那种暴发户的气质做派,但语气客气了一些,“冒昧的问一下,刚刚你说你女儿……那是怎么回事?”?

出乎意料的,陈树发那张因为肥胖而堆起一层一层横肉的脸上,有两行泪流了下来。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,定了定情绪,用肯定的不能再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我女儿佳佳,就是被费可这个骗子害死的!”

陈树发终于回想起来,他第一次听到费可这个名字是在什么时候了。?

“爸!我就是喜欢费可!我就是要嫁给他!”?

“佳佳,爸爸把你送到风险投资基金去实习,是想你学一些东西,不是要你在那谈对象的。可你倒好……那个穷小子有什么好的?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啊!”?

“他是真心爱我的!就算他现在穷,可他那么聪明,那么有上进心,以后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的!”?

“佳佳,你不是小孩子了,不要这么任性!没有人脉、没有资源,等他做出一番事业来,要猴年马月?结婚讲究的是门当户对,爸爸早就给你安排好……”?

“我不要!我就要费可!除了他,我谁都不嫁!”?

粉色的裙裾迅速消失在门口,书房的门被狠狠的掼上了。?

有钱的父亲和单纯的女儿,千百年来都少不了这样一番对话。?

陈树发无奈的抓着自己的一把头发,看着书桌上的一张女人的相片,叹气道:“唉,老婆,你说怎么办才好?好菜都叫猪拱了。要是你在的话,也一定不会让这个穷小子进咱家门的,对吧?”?

陈树发想了想,又拿起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:“喂,方总,我老陈。你好你好!有件事要你帮个忙,我想打听你们公司一个人……对,叫费可……这样啊……真的吗?他的业绩这么好……你说是金星资本的王总介绍过来的?那当然,王总的眼光我当然相信了……好好,你忙、你忙。”?

陈树发靠在真皮椅背上,翻着眼睛想着,看来还是有必要会一会这个小子。?

“爸,你是说真的吗?你真的愿意见费可了?哦太好了!老爸你真好!我最爱你了!”?

“你先别高兴的太早,一切等见了面再说。”陈树发掰开搂在自己脖子上的一双白嫩的胳膊说,“你老爸可是阅人无数,没那么容易骗的。”?

“爸,我保证只要你见到他,就一定会喜欢他的。比你介绍的那些富二代要靠谱多了!”?

“行了行了,你也好不到哪去,张扬惯了!你告诉他,爸爸周三会请他在外滩八号吃晚饭。”?

“外滩八号?这么高档的地方?爸爸果然还是最爱我的!”?

可转天,佳佳却告诉陈树发,费可要请他们父女俩去他家里吃饭。?

“你不是说他是在青浦租房子住的吗?那个破地方,有什么好吃的?”陈树发坐在奔驰轿车里问女儿。?

“爸,他好像搬地方了。这是地址。”?

手机屏幕上的荧光反射在了陈树发的脸上,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。?

“星河湾?嗯,这个地方还行。”?

“等等,你说费可住在星河湾?”?

说到这里时,陈树发被程昊打断了。?

“具体是哪个门牌号,你还记得吗?”程昊锁着眉头问道。?

“我哪记的清楚,都过去那么久了。咋啦?”?

“没,没什么。”程昊有些遮掩,“你接着往下说吧。”?

停车场的电梯门打开了,一个扶着行李箱、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,看了一眼在等电梯的陈树发和佳佳,就匆忙向停车场里走去。?

独门独户的电梯上来后,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已经站在电梯外等候陈树发父女俩了。?

费可戴着眼镜,平头理的一丝不苟,年轻白净的脸看上去还像一个刚出大学没多久的学生。挺拔的身材,一看就是经常运动。一身白衬衫和西裤,仔细看那暗纹的标志,都是价格不菲的牌子。?

“佳佳,叔叔,欢迎你们!”?

费可先从佳佳的手里接过了手提包,放在了门边柜上,又从鞋柜里拿出了两双新拖鞋,蹲下身来,放在了佳佳和陈树发面前。?

陈树发一直在仔细观察着费可的一举一动。虽然自己是长辈,可这个年轻人还是将佳佳摆在了第一位,从这一点上来说,就已经赢得了他的一些好感了。?

陈树发走进了费可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。?

“这是你租的房子?”陈树发打量着屋里豪华的陈设,心里评估着这里的租金估计要两三万一个月了。?

“是很早就买好的房子了。我爸给买的。”费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。?

一听说是买的房子,陈树发心中的数字陡然增加了几个零。?

费可亲自下厨,一桌的饭菜不输于大馆子的水准。但吃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还是聊了什么。?

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都是陈树发心中算盘上那些拨拨弄弄、加加减减的珠子。?


成大毕业。加分。?

做风险投资基金。加分。?

出差太多。减分。?

言谈举止得体自信。加分。?

对部委的人名了如指掌。加分。?

相关文章:

财经本月排行

财经精选